勇利的眼镜

『维勇』之东京喰种AU《吸引》

私设有
勇利视角



——————————




“胜生准特等。”

“是!”

“昨晚有两位同僚在20区遇见银魅,但幸好只有库因克被毁,两人只是昏迷了,并平安的回来。”

“真为两位感到万幸。”

“银魅,SS级喰种,羽赫形赫子,行动极其敏捷,在不动用赫子的情况下都能够击倒准特等或以下的搜查官,虽然没有大量捕食杀人,每逢遇上搜查官都只是击晕将其库因克破坏,便转身离开不再理会,但在他们昏迷途中有近半的都会被附近徘徊的喰种攻击死亡!”

“不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即使不是直接杀死,但其行为已达到需要加强搜寻并将其捕获的程度。由于近几年行踪不定,都不长时间逗留,令到每次搜查无果。”

“这次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胜生班,现在出发,去20区搜寻银魅!”

“是!”

银魅……



我原本可以平平凡凡和家人一起度过安逸的生活…

就在15岁那年,还是和普通学生一样愉快的放学回家,期待妈妈亲手做的猪排饭作为晚餐。

但踏入家门那刻,我的心仿佛要停了,早上还和我一起有说有笑的家人——爸爸妈妈姐姐甚至我的小狗,都满身是血躺在地上,了无生气。

我木讷的上前靠近他们,尝试叫醒他们,然后他们跳起来告诉我只是一个恶作剧…但…没有…只是我仅余的一丝期望,他们已经……死了!死了!

属于我的世界崩溃了,散落在我的旁边,我的怀里,我看不清他们最后的样子,被我不受控制的眼泪模糊了,一滴一滴的和我的心一起掉下来,掉在他们身上粉碎了…

以后也只有我自己一人过生活了吗……

泣不成声的我被屋内突然发出的响声吓停下来了,当时没多想,还以为是有盗贼进屋杀人劫财,擦掉眼泪拿起木棍走进电灯闪不停的走廊。

看见有人在庭院背着在做什么,悄悄地上前用木棍哐在他的头上,希望可以打晕他。

但是他还没事的摸摸头,反而是手上的木棍断了!我呆了…有人类可以承受到一个青年用尽全力的一棍吗?那个人转过面来否定了我的疑问——不属人类的眼睛,黑色的眼白,血红色的眼眸,他嘴上手上的是什么?是人的肉,看向草地上不知道是谁的尸体,脸已经没了,身体被拆解数件,血如池水般源源不绝的流下染红了青翠的绿草,所有的一切都和现实有巨大的差距!

他是个喰种!我的心这么说着。还以为喰种不会出现在遵从日常轨道平平稳稳的家庭里,但是我太过天真了,导致现在还不能接受现实。

砰!意识开始慢慢回笼,有什么飞过了旁边?脸上有点痛?摸上去,流血了!旁边的是什么!闪烁着鲜艳的红光,有生命的缓慢蠕动,连接着眼前的怪物身上!

恐惧瞬间遍布全身,被眼前的景像吓得手软脚软,动啊!快点跑啊!我的心不停重复这两句话,但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再一次攻击!

啊…这样也好…可以去找家人团聚了……

闭上眼睛等待生命的终结……

………………

嗯?感觉不到被贯穿的痛不欲生,还是快死了感觉不到痛了?悄悄睁开眼看现在的状况。

…好美……

高挂天空的月亮,柔和的光线洒落在他的身上,令他看似一闪一闪,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不过他确实不是人类,只有喰种特有的眼睛,不同于人类的身体结构,无一不是这么说着。

但是我不能够看见他的面容,因为他带上了面具,像是鸟喙,银色被黑色侵蚀了半边使他看起来特别诱惑,令人想窥探面具下的真容。和面具相配的灰银长发,在风的吹拂下飘扬,仿佛是一匹丝绸,光滑亮丽。

背后露出来的形同翅膀,沉灰银中带有紫红色像无数血管一样流动血液,流动时会清楚看到闪闪的,如同天上的星星,闪耀着。

即使不属于人类,但他真的美得不能移开视线,深深入迷。

他在看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躺在地上喰种,没有了动静。

才意识到是他救了我……

“你…不怕我吗?”带有不安又有期望的声音。

“不,反而很美。”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是吗……”一闪即逝的微笑落在我眼中。

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及时赶到的搜查官打断了,他留下了句“保重”便转身离开了。

但他为什么要救我呢?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喂!回来了没?”

看面前挥着手的拍档——尤里露出一面受不了我的表情喊着。

“走路就不要发呆啊!每次都怕你撞到柱而拉着你!这多么的麻烦?你知道吗?”他咬牙切齿的转过头。

“我下次会小心点的,谢谢你喔,尤里奥~”看上不情不愿,但心里却很关心别人,就是尤里奥式关心,真好懂~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气急的样子就像炸毛的小猫呢。

“叫尤利奥多帅气啊!也可以分清我俩的名字,不是一举两得吗?”

“……随便随便,什么都好,这次去那区?做什么?”放弃矫正自己的名字认命的问到主题。

“20区,搜寻银魅,调查他是否还在20区。”我把手上的资料递给他看。

“噢!应该也只有傻子喰种会不杀搜查官吧!哈!真幽默!”像是看见巨大的笑话般嘲笑。

“出发吧,也只有见过了才知道是真是假。”



刚结束了最后的性命,甩了甩库因克上的血,收回后,看向地上的尸体,感到遗憾,如果他们没有杀人进食,我也不会这么做……

只能说他们不幸地生为喰种,违抗不了本能的欲望,我也只能执行我的职责猎杀他们,只希望他们下次可以生为人类,不受命运折磨……

啪!什么声音?拿出小刀用力甩去发出声音的地方。

然后看向那个地方,在黑暗中只看见半边的银色鸟喙面具,是他!他真的在20区!但他把长发剪短了…不过也不影响他自身发出的魅力和吸引力,身材被衣服包裹的松紧有致,完美的表现出力与美的结合。

啊!不要走!

“喂,你叫他干嘛?你激动些什么啊?你以前见过他了吗?”尤里奥在我身后突然出声。

我叫出声了吗?啊!好丢脸啊! “没、没啊!我没见过他啊!那里已经有人到达了善后吗?”赶紧转移话题为好!

“当然是到了才赶来的!还有不要转移话题!你的眼已经出卖你了!你撒谎还真的烂到家了!快说!”指着我的鼻子就是连珠发炮,真的很难隐瞒尤里奥呢。

“好啦!我说还不行吗?我的鼻子快被你按扁了!”揉揉被遭到毒手的鼻子。

一定要找日整治他,哼哼。

我将那年的事丝毫不差的诉说着,尤里奥认真的聆听着,时而点头时而露出严肃的表情,我也感到舒爽多了,这事已埋藏心里多年了,而且也找不到合适时间和人倾谈,所以也一直放置到一旁不再多回忆起来。

“所以?你究竟想怎样做?”

“我想问他为什么要救我…”我还是不确定。

“那知道了之后呢?怎么做?”到最后还是逃不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我没想到这么远……”

“如果抱着犹豫不决的心态面对银魅,那你只会陷入职责和感情的漩涡中,那边都做不到完美,甚至会失去所有。你还是放几天假,慢慢梳理好对他的感觉或者是作为搜查官的责任。”他没有责怪我,反而真诚地发自内心的提议。

我也会有被尤里奥说道理担忧的时候,我真的很差劲呢……



今天如同尤里奥所说的休假了。

但不要说是理清,我两边都搓在一起了!分不开啊!

但也是因为他,我才会做喰种搜官…

但在CCG里,让我有些许像家的感觉…

但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那……

但我又怕得到的不是予想的那样…

我究竟要怎么做?

啊啊啊啊!不想了!不想了!

还是出去散散心,买点东西好了。

噢,我好像买的有点多了?高得挡着前面看不到路了…

啊哟!好痛,连同手上的东西都掉满地了!

下次还是不买那么多了,心不在焉的更加不去买了!

呜,我想你了,尤里奥,快点来我旁边骂醒我吧!欲哭无泪的开始捡起来。

咦?是谁在旁边帮忙?他真是个好人呢!

真是很不好意思!快点捡完道谢后,快点回去吧。

终于是最后一个了!抬起头想看看那位帮助我的好人,对上他的眼睛时,差点就要迷失了,好看的水蓝色眼睛在微笑下显得更加明亮,不只是眼睛,连样貌都十分之俊美,和我这种普通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深知世界的不公平,但也要感谢他的帮忙。

灰银色头发?这身高体型?

维克托吗?

但……

“你有什么喜欢的店吗?我、我想答谢你的帮忙,我叫勇利,胜生勇利。”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勇利写的很迷弟(我要怎么办( ・᷄ὢ・᷅ )

『维勇』之东京喰种AU《吸引》

私设有
维克托视角


——————————


俯视白鸽留意他们的动向是我每日必须要做的事情。

看着他们身穿白色大衣就觉得好笑了,就像告诉所有人知道‘我就是白鸽了,快来攻击我吧! ’一样,这也方便我尾随他们。

提着那银白色的公事箱,像宣示着狩猎成绩似的,想到箱里是用和我身上一样的赫子造成的武器,这感觉真的又可恨又呕心,简直是恶意的嘲讽,我讨厌它。

还有一些自以为是的无能白鸽,在我夜间活动时,还没有看清我的模样就擅自攻击,以为自己有库因克就可以无所畏惧。

真是不自量力。

“等等!是银魅!”在他们接近我时才发觉。

但已经迟了,就在他们一刹那的停滞,我脚底加速至最接近的抓紧肩膊来一个强力的膝撞,撞向墙上昏迷不醒,另一个则是陷入彷徨失措中,我转过身在他后面用手刀击中颈子,放倒在地上,还没用上赫子就已经结束了。

在看到白鸽还没用上的库因克时,我皱起了眉头,把它破坏了,留下两个没有库因克就如普通人无疑的白鸽转身再次踏入黑暗里。

都被他们搞得食欲不振了,真扫兴。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四处留意白鸽的动向,由于昨晚的事,虽然没有杀掉他们,但应该会有所行动。

沿路视察都不太看到有增加人手的迹象。

嗯?发现了和平常看到的白鸽有所不同,一个黑色头发带着眼镜像个书呆子一样,另一个及肩的金色头发一面清秀的,两个的身材都很纤细,看上去完全没有威胁性。

我想他们应该是顶替那两个没用的人。

其他的都已经掌握好情报了,而这两个新来的只有寥寥可数的情报,只有情报贩手上的情报是不够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亲眼目睹才会更加清楚。

他俩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青年,穿大衣就像小孩子穿大人衣服一样格格不入,只有金色头发有带着公事箱,而黑色头发却两手空空。

“喂!你去那边问问!”金色头发指向一间咖啡店。

“好的,好的。”黑色头发点了点头慢慢地行去。

“快点!你又发呆了!”金色头发像是嫌弃他慢吞吞的推了一把。

这…跟听到的有点出入,金色头发的才像是高等搜查官,低等的是黑色头发一样,这是低等对高等的应有的态度吗?

像是我听来的情报是假的一样。

胜生勇利,23岁,男,准特等搜查官,体能优秀,擅长使用刀类的库因克,因多次成功击杀/退等级SS或以下的喰种,所以由默默无名的三等一路晋升至准特等,备受CCG重用,要升上特等应该也不难。

尤里·普利赛提,15岁,男,一等搜查官,擅长射击类的库因克,因年纪轻轻成功击杀等级A的喰种,所以荣升一等,现和胜生勇利一组。

真的,到底谁才是准特等?

准特等的尊严呢?飞走了吗?

瞧那黑色头发的胜生勇利被他的下级指手画脚的画面,感觉很微妙。

这微妙难以言喻,像是被小奶猫踩在头上,无奈又似放纵他的无礼一样,不舍得责骂他的表情。

而且他的样貌,呃…像住在旁边的邻家哥哥一样和蔼可亲的脸孔?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虽然不是很特别,但是很容易在心中占有一席的位置。

他这么善良,温柔又平凡的人,真的可以对喰种下杀手吗?

就我眼看这几点,都与准特等的职位不能挂钩。

在太阳快要离开的黄昏时间,他们去了一间专门做猪排饭的店享用那里的招牌——滑蛋炸猪排饭,他们吃的很美味幸福的样子呢,如果我也可以…真想尝一尝。

之后就是喰种活跃的时间了,晚饭结束后,他们开始走进一些暗巷视察。

真醒目呢,多少也会有成果。

这边很近喰场,再这么深入下去会被他们发现的。

算了,也不是太过在意,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我只期望不要有太多食相糟糕的喰种。

而且也不是我管辖的范围,不理了。

在这么想时,微不可察觉的痛苦呻吟,还有快要融入空气中属于血的甜味,都诉说着不远的地方有同类的觅食场。

他们像是心有灵犀互相点点头,一前一后朝荒废的大厦跑去。

反应速度真快。

呵,有几个真不够走运啊,被他们发现正准备开餐,也只有被灭的份吧。

让我作壁上观,看看你们的身手有多强劲。

叫胜生的人把眼镜摘下来,然后梳起了头发,顿时他温柔善良的感觉改变了,变得深沉,就似即将出鞘的刀刃一样,内敛而危险。

他把手往怀里伸去,拿出库因克,他的武器散发出淡淡的蓝,形同明朗的天空,美丽清澈。

在瞬息间已向露出戒备的喰种挥去,果断行动敏捷,已经解决一个,倒在地上抽搐到最后一口气。

剩下的害怕步入后尘而逃离现场,他对一等留下了句话,便独自一人追上。

我当然不会错失目睹准特等身手的大好良机呢。

每追上一个,就是一刀丧命,没有犹豫,毫不拖泥带水,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冷漠而精准。

在追上最后的,同样在手起刀落间,被赫子挡下来了!但他已在怀里抽出几把小刀型的库因克,飞快的插进喰种最为薄弱的眼珠!在哀号响起间举高被挡下的刀快速挥下收割最后的性命。

压倒性的胜利,漂亮!

看他用手擦了擦被血染红的脸,看向地上的尸体,然后血被手擦化了的脸在他露出苦笑而怜悯表情的瞬间,变得楚楚可怜,和刚才无表情的反差很大!

一个CCG辖下喰种搜查官,还是准特等级别的人,居然会对喰种的尸体露出怜悯的表情!

这…很有意思!要有什么遭遇,才会有这种杀前冷漠杀后怜悯的反应?好想知道更多他的事情!

啪!脚下陈旧的木板断了!

糟了!要被他发现了!

这么想着时,便有把小刀迎面飞来,我把它接在手上,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他看到我时明显的停顿了,但他没有冲上来,只是在原地看着这边。

他的表情看着我时,有点怀念和激动?激动我明白啊,每逢高等搜查官看到我都会这样子,但我不太清楚他为什么会怀念,我很久前有遇过他吗?

我…不记得了…

哦…那个金色头发的尤里来了,此地不而久留,我转过身,举步进入黑暗里。

“银魅!”急切而带有挽留意味的声音。

放心我还会来找你的,不用急。



又是观察白鸽的白日了,想找找看他们有没有出现,但我走过很多地方都不见有引人注目的白色大衣。

在经过一间超市时,有人拿着一大包东西摔倒了,发出很大的声响,看去时,见身穿棕色外套,蓝框眼镜在昨晚身手敏捷的胜生勇利摔得东西四散满地。

这样子跟别人说你是准特等,别人还以为我是傻子。

我忍住笑,去他旁边帮忙捡起,他还一边慌忙捡拾一边说谢谢,当我给他最后一个时,终于可以看清他的模样了。

乌黑亮丽的头发,眼镜后蜜棕色带有湿润的眼眸,有些微干燥的嘴唇,无一不显示着平凡的味道。

但是这样的平凡背后有着怎么样的故事呢?

我很期待。

“你好,我叫维克托,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吗?”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想看看你们的评语
其实我中文刚刚好及格的

而且还有3年没写文了

写的还是不过800字的那种orz
维勇是我处女同人文
不知我表达的清楚吗?

『维勇』之日常《我的宝物在那里》

设他俩在俄罗斯同居
日常
私设有


——————————


早晨的光线绕过窗帘温柔的洒落在勇利的面颊上,让他迎接清凉的早晨。

他慢慢地张开眼帘,缓缓举起手阻隔着令他有点不适的光芒。

“你醒了吗?勇利。”抱着他的人察觉到勇利的动作,然后看向他问道。

“嗯…早上好,维克托。”勇利伸出手,摸向维克托的脸给他一个早晨的吻。

维克托却反手捧着勇利的脸吻在他的唇上,还恶作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露出笑容道“早上好,我的睡美人。”

“一大早不要突然这样啊!怪刺激的…”勇利跳起身摸着嘴埋怨,“还有你早早醒来了,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呢?”

“当然是要欣赏勇利可爱的睡相!无论看多少次都看不满足!你是阻止不了我的!”维克托一脸理所当然的宣言着。

“是是是,那下次再慢慢看吧。再不起床,迟到了,就要被雅科夫教练骂了,你也不想他气得掉光头发吧?”勇利说着并下了床留下维克托朝洗手间洗涤去了。

“欸~勇利等等我嘛!”维克托随手捡起床上的裤子穿上后进洗手间了,“雅科夫不会真的生气的,如果次次都生气,我想他在我24岁时已经掉光了。”他在勇利一旁刷牙解释道。

真替雅科夫教练忧心…

勇利洗着脸心里想到,“…我去做早餐了,你换好衣服后去给马卡钦吃早餐哦~”转身把毛巾挂上后,去㕑房开始准备起来了。

“好的~啊!”

“嗯?怎么了?”

“…啊…呃…没啊!我在想勇利会做什么样的早餐呢!我很期待哦~”

“还是普通的早餐,没有什么特别呢。”

“不!怎么可能会是普通呢!这是勇利用心做的早餐,全世界只有我才吃到的!”维克托一边大声的说着一边把洗手台上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放在匣子里,怕它不见了,有人会很伤心绝望的。

勇利听见后,露出甜蜜的笑容,细声地说道“最喜欢你了…”

“嗯?你说什么了?”维克托刚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在勇利的背后搂上了腰贴近耳边用气音问道。

被维克托突如其来的出现抱着,勇利吓得颤抖起来了,“啊!吓到我了!我还拿着刀呢!很危险的!!”然后放下手中的刀,在维克托怀里转了身对上他的眼睛斥责着。 “还有!给马卡钦早餐了没?”怕被他知道刚刚的话而转移话题。

“是的!我现在去!但是勇利的背影太吸引了~我忍不住要黏着你呢~”维克托不舍的贴在勇利肩膊上蹭了蹭撒娇道,然后放开他,为马卡钦倒狗粮。

“早上好,马卡钦。”维克托摸着它柔软又舒适的毛打招呼,马卡钦舔了维克托的手作回应,“马卡钦…我要怎么做,勇利才会更加喜欢我呢?”维克托捧着马卡钦的头,泄气的问道。

“维克托,早餐做好了,快点来吃吧。”勇利看到维克托对马卡钦嘀咕的,无奈的笑语。

他俩享用着充满爱心又美味可口的早餐后,维克托充当起洗碗的责任,勇利则是准备去冰场的装备。

如常的一起与马卡钦吻别后,踏上前往冰场路途中,“勇利,你喜欢这里的风景吗?”维克托抬起手拨弄着因微风吹乱的额发看向勇利问到。

“嗯…我…很喜欢,因为是和维克托在一起,所以风景看起才会格外美丽…”勇利看着因阳光的照射而闪闪发亮的海面发呆下意识的答道。

“真的吗?”

“咦?啊!你听、听错了!我是说!”听到维克托的调笑,才反应过来。

“我听得很清楚的!‘和我一起,世界才会闪闪发光’呢。”维克托打断了勇利的话,把手指放在唇上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才没有说世界闪闪发光,是风景美丽而已…啊!啊啊!”勇利说着才发现自己被上圈套了,但已经收不回来了。

维克托看着勇利捂着红得滴血的脸,除了可爱,已经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

这么想到的维克托把手伸向勇利,然后紧握他的手拉向自己身边,并在手上落下喜悦的浅吻,“勇利,其实我也一样,是你给我带来这美丽而又色彩缤纷的世界,我可以这么说'你是我的太阳,我的全部'。”

“不!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勇利抬头打算反驳他的话,但在看到他的眼睛时,就停下来了,他那认真又似深情的水蓝色眼睛,令勇利感受到他是真诚而发自内心的珍惜自己。

“好吧…我知道了…快点行吧…要迟到了。”勇利害羞的别开了脸,但没有放开维克托的手,改为和他手牵手,后者笑得满脸开花的和勇利并肩而行。

刚好及时赶到冰场,不然又要被雅科夫责骂了,与尤里等冰场伙伴打招呼后,开始充满热闹又愉快的训练,直到黄昏的来临,才开始有疲倦的感觉,心满意足的离开冰场。

一起在优雅的餐厅品尝精美的晚餐,然后一边闲聊一边慢步回家,“马卡钦,我们回来了。”步入家门看到马卡钦已经在门口等待他们了,开心的摇着尾巴迎接他们。

正当勇利准备脱衣服洗澡时,发现唯一的宝物不见了,“糟了!为什么不见了…在那里?”他翻过裤袋,看向地面,什至卧室都不见踪迹。

“维克托!”勇利心急如焚的叫喊着。

维克托听见他急切又紧张的声音后,从客厅赶到他身边去,“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这么慌张?”

“我、我的!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勇利急的满眶泪水,“今天早上还在的!但是现在不见了!怎、怎么办?”

“Okok,勇利冷静点,我也来帮忙找找看,不用伤心的。”维克托想起今早的事情,忘了告诉他了…现在让他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了…

“你在床上闭上眼睛等会儿,我给你变个魔术哦。”维克托见勇利闭上眼后,轻手轻脚的把今早收放好的圆圆金金的东西拿出,然后为勇利带上。

“其实我忘记了告诉你,我把它收好了,放心,你没有遗失它。”维克托吻在勇利的额头上,“嗯…不要紧的。”勇利感受着右手刚带上戒指轻微的凉意,带着泪水露出浅浅的微笑。

唯一和维克托紧紧相连的宝物,就在手里,我的手里。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严重虐待单身汪orz

『维勇』之今夜月美愿君亡AU《我的心永远是属于你》

今夜月美愿君亡AU
私设有
ooc有
维克托视角
接受不能请左转离开
谢谢

——————————


你知道亲手杀死自己最爱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眼看着他被我亲手动刀一口接着一口的劏开身上的皮肉造成漂亮的艺术品,飞洒出来的血液落在我的身上顿时变成一朵朵绽放得鲜艳的红花,美丽得动人心弦。

他那美妙又温柔水润的蜜棕色眼眸。

他那甜蜜又充满弹性的可爱唇膏。

他那柔嫩又​​充满韧性的身躯。

诱惑得我真想一次又一次的杀死他,流下满地的甜美鲜血,衬托他渐白的身躯,这幅美丽的景像,只有我才能看见。

快乐…兴奋…刺激…陶醉…沉溺于这爱意产生的杀意欲望中。

我享受这种异样的快感…

但幻觉始终是幻觉。

我清楚知道现实和幻觉的分别。

我知道当我爱上他的时候,这种症状开始慢慢出现了。

由少少的伤害性攻击慢慢发展到杀害性的虐杀。

刚开始时就已经知道,这是幻觉,因为我不可能会对他做出这种事,那怕我自己控制不了杀了他,我也会杀了自己,这就可以去陪伴他身边了。

无聊时还上网站搜寻这类的症状还会有什么严重的状况时,无意间看到有治愈方法,但我认为这是很荒谬的事,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当然我知道医生是不会知道如何医治,只会当我是神经失常,而且我也不指望他们能治好我。

我也不会让他知道我病了,我也不希望他知道这病的可怕之处,他知道了肯定会很担忧的,还是自己一个去面对就轻松多了。

如果要我离开他以减轻杀意,这和要我去死有什么区别?我情愿在他身旁,每天都可以看到他的笑容,听到他的声音,与他同行。

何乐而不为呢?

杀意算得了什么!也不许妨碍我对他爱!

然而他却开始躲避我!

为什么他会疏离我的?

我明明没有让他发现的!

之前还好好的,但近来几天发现和我一起时都会发呆一阵子,叫他回魂时,他会突然惊醒的看着我,还冒出冷汗,然后上下左右看篇我全身,最后还叹了口气,就怕我身上会穿了个洞似的。

我猜这反应很像…

但我现在没有心情想这些!

过了几天,这几天都是我自己过的!

他不既没有找我,也没有给过一条讯息!

只许他远处看!我想近点看!但他跑走了…

我心中苦但不说…

我的爱意没法传递给他…

想念而去眺望他被人勾肩搭膊说笑时,我的杀意开始蠢蠢欲动了…

想在他面前撕开那个大胆的人!你敢搭着他的肩膊!死十次都不能平息我的杀意!

他是属于我的!也只能够被我杀死!

但我的意志把我拉回现实,我差点忍不住要在他面前杀人了…

我发现自己已经冲到他面前了…他一面错愕的表情看着我。

不管了!我一把抱紧他说到我真的很想念他,求他不要离开我…

抱着他真的很温暖又舒适,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

看看他时,他又发呆了…真是的…明明我就在他面前,他又去找幻觉的我…

算了,等他醒来了再说…

嘿也就是说我还可以抱久一点!

抱不了多久后,我感觉到他醒了,还有点儿僵硬,像之前一样又是惊醒来的。

但他没有回抱我…

他有这种病也是因为太喜欢我才会出现的,会害怕也是很正常。

一定要给他一支强心针,他才会放心的。我拍拍他的肩膊安慰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相信着并站在身旁支持的,所以不用再害怕了。

哦!他终于回抱我了!我感到肩膊有点儿湿湿的,好像流泪了,我拍着他,想等他平静下来,想看看他可爱的脸蛋,但他没有看我反而收紧了手抱着,朝他耳朵看到有点儿通红,害羞了!很可爱哦!

他拉着我去经常会路过的公园坐下来,开始听他的事情,但他说的都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厌恶他呢?我还迫不及待告诉全部人知道,他爱上我了!

终于不用再和幻觉中的他约会了!

咦?我的杀意好像没了?

网络上那个是真的?

真是个好消息呢!

他说完后我还是忍耐不了笑意,笑出来了。

他好像生气了,他的眼神简直想在我身上穿了两个洞一样。

只有我一个在傻笑很像很白痴似的,很不好意思,我还是告诉他在网上无意间看到只要两个患有这种病的人互通心意就可以治愈并不会再病发了。

呵!他又发呆了!为什么他会那么喜欢发呆呢?

我提起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下,他摸着额头泪眼婆娑的模样真的是引人犯罪!

我捧起他的脸,然后轻轻的吻在他的唇上。

我的心永远都是属于你的。

“勇利,我爱你。”

“我也是,维克托,我爱你。”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你没看错!就是吹勇文! ლ(╹◡╹ლ) 

有点血腥

不要模仿,谢谢合作

『维勇』之今夜月美愿君亡AU《爱上你是不变的事实》

私设有
ooc有
勇利视角
接受不能请左转离开
谢谢


——————————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不要再增加了!

我会控制不了的!

但是我的心总是叛逆我的想法。

他那美丽光泽如丝的灰银色的头发。

他那闪耀动人又扣人心弦的水蓝色的眼眸。

他那诱惑人心想品尝而流连忘返的水润的嘴唇。

他全身上下的我都想据为己有!

但是我会忍耐不了满满的爱意裹后隐藏的杀意!

每次与他见面我的爱意都会更高,而且并随着杀意一起提高!

我什至出现一些幻觉了…

当我们如常同行,经过公园时,幻觉中的我会做出和现实中的我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一手抓紧他的头发用力撞去树干上,看着他满脸流得血红的悲鸣地叫苦。

这种兴奋异样的快感完完全全刺激着我脑袋!我的心灵!

我清楚的知道…

我…病了…

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我去找医生,肯定是会当作是有精神病,但我告诉家人,我深怕他们会当我是变态,疏离我远离我,我更怕他知道后会露出厌恶呕心的表情,这感觉连想像都会害怕的抱起膝盖哭泣。

我尝试过疏离他希望可以平息心中的杀意,一日又一日的过去,每次想看看他时都是在远处眺望至少可以望梅止渴,让我不会太过想念他。

不过我太天真了…

杀意并没有消失,只是沉淀着,等待爆发。

而我擅自的决定却匆视了他的感受,他终于忍受不了寂寞,在大庭广众下冲到我面前抱着不放还说不要离开他。

'我'笑笑地回抱他,然后他错愕的看着'我'用刀一下又一下的刺入他的腰上,让血从伤口中流下染红了地面,将他放倒在血泊上,最后'我'微笑并捧起他的脸在唇上亲了下说'我爱你'。




我差点儿被杀意冲昏头脑而杀了他,我不敢回应他,就怕自己控制不了错手杀死他。

他像是察觉到我有所顾虑,拍了拍我的肩膊安慰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相信我站在我身旁。

这句话在我心中击起无数涟漪,是我一直都在心中纠结不安,害怕他厌恶我,但是他的话解决了我的不安。

但在大庭广众下很难和他说明,而且被他像安慰孩子似的很羞耻!

我们去了安静而舒适的公园坐下,详细说明给他,在说的时候,他的表情好像是抑制笑容似的,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这个困扰我很久了!还想笑!当然我没有斥责他,还是继续说明。

说完之后,他竟然还是大笑起来!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我想他已经穿了两个洞!他被我瞪的不好意思,回道在网上有看到只要两个患有这种病的人互通心意就可以治愈并不再病发。

我现在才想到杀意原来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浓浓的爱意。

不!两个患者?他也是吗?

完全发现不了呢!

他弹了我的额头,捧着我的脸在唇上亲吻了,说道

“勇利,我爱你。”

“我也是,维克托,我爱你。”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看到愿君亡漫画就激发了脑洞
停不了脑洞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