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利的眼镜

『维勇』之日常《我的宝物在那里》

设他俩在俄罗斯同居
日常
私设有


——————————


早晨的光线绕过窗帘温柔的洒落在勇利的面颊上,让他迎接清凉的早晨。

他慢慢地张开眼帘,缓缓举起手阻隔着令他有点不适的光芒。

“你醒了吗?勇利。”抱着他的人察觉到勇利的动作,然后看向他问道。

“嗯…早上好,维克托。”勇利伸出手,摸向维克托的脸给他一个早晨的吻。

维克托却反手捧着勇利的脸吻在他的唇上,还恶作剧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露出笑容道“早上好,我的睡美人。”

“一大早不要突然这样啊!怪刺激的…”勇利跳起身摸着嘴埋怨,“还有你早早醒来了,为什么不把我叫醒呢?”

“当然是要欣赏勇利可爱的睡相!无论看多少次都看不满足!你是阻止不了我的!”维克托一脸理所当然的宣言着。

“是是是,那下次再慢慢看吧。再不起床,迟到了,就要被雅科夫教练骂了,你也不想他气得掉光头发吧?”勇利说着并下了床留下维克托朝洗手间洗涤去了。

“欸~勇利等等我嘛!”维克托随手捡起床上的裤子穿上后进洗手间了,“雅科夫不会真的生气的,如果次次都生气,我想他在我24岁时已经掉光了。”他在勇利一旁刷牙解释道。

真替雅科夫教练忧心…

勇利洗着脸心里想到,“…我去做早餐了,你换好衣服后去给马卡钦吃早餐哦~”转身把毛巾挂上后,去㕑房开始准备起来了。

“好的~啊!”

“嗯?怎么了?”

“…啊…呃…没啊!我在想勇利会做什么样的早餐呢!我很期待哦~”

“还是普通的早餐,没有什么特别呢。”

“不!怎么可能会是普通呢!这是勇利用心做的早餐,全世界只有我才吃到的!”维克托一边大声的说着一边把洗手台上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放在匣子里,怕它不见了,有人会很伤心绝望的。

勇利听见后,露出甜蜜的笑容,细声地说道“最喜欢你了…”

“嗯?你说什么了?”维克托刚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在勇利的背后搂上了腰贴近耳边用气音问道。

被维克托突如其来的出现抱着,勇利吓得颤抖起来了,“啊!吓到我了!我还拿着刀呢!很危险的!!”然后放下手中的刀,在维克托怀里转了身对上他的眼睛斥责着。 “还有!给马卡钦早餐了没?”怕被他知道刚刚的话而转移话题。

“是的!我现在去!但是勇利的背影太吸引了~我忍不住要黏着你呢~”维克托不舍的贴在勇利肩膊上蹭了蹭撒娇道,然后放开他,为马卡钦倒狗粮。

“早上好,马卡钦。”维克托摸着它柔软又舒适的毛打招呼,马卡钦舔了维克托的手作回应,“马卡钦…我要怎么做,勇利才会更加喜欢我呢?”维克托捧着马卡钦的头,泄气的问道。

“维克托,早餐做好了,快点来吃吧。”勇利看到维克托对马卡钦嘀咕的,无奈的笑语。

他俩享用着充满爱心又美味可口的早餐后,维克托充当起洗碗的责任,勇利则是准备去冰场的装备。

如常的一起与马卡钦吻别后,踏上前往冰场路途中,“勇利,你喜欢这里的风景吗?”维克托抬起手拨弄着因微风吹乱的额发看向勇利问到。

“嗯…我…很喜欢,因为是和维克托在一起,所以风景看起才会格外美丽…”勇利看着因阳光的照射而闪闪发亮的海面发呆下意识的答道。

“真的吗?”

“咦?啊!你听、听错了!我是说!”听到维克托的调笑,才反应过来。

“我听得很清楚的!‘和我一起,世界才会闪闪发光’呢。”维克托打断了勇利的话,把手指放在唇上自顾自的说起来。

“我才没有说世界闪闪发光,是风景美丽而已…啊!啊啊!”勇利说着才发现自己被上圈套了,但已经收不回来了。

维克托看着勇利捂着红得滴血的脸,除了可爱,已经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

这么想到的维克托把手伸向勇利,然后紧握他的手拉向自己身边,并在手上落下喜悦的浅吻,“勇利,其实我也一样,是你给我带来这美丽而又色彩缤纷的世界,我可以这么说'你是我的太阳,我的全部'。”

“不!我没有你说的这么…”勇利抬头打算反驳他的话,但在看到他的眼睛时,就停下来了,他那认真又似深情的水蓝色眼睛,令勇利感受到他是真诚而发自内心的珍惜自己。

“好吧…我知道了…快点行吧…要迟到了。”勇利害羞的别开了脸,但没有放开维克托的手,改为和他手牵手,后者笑得满脸开花的和勇利并肩而行。

刚好及时赶到冰场,不然又要被雅科夫责骂了,与尤里等冰场伙伴打招呼后,开始充满热闹又愉快的训练,直到黄昏的来临,才开始有疲倦的感觉,心满意足的离开冰场。

一起在优雅的餐厅品尝精美的晚餐,然后一边闲聊一边慢步回家,“马卡钦,我们回来了。”步入家门看到马卡钦已经在门口等待他们了,开心的摇着尾巴迎接他们。

正当勇利准备脱衣服洗澡时,发现唯一的宝物不见了,“糟了!为什么不见了…在那里?”他翻过裤袋,看向地面,什至卧室都不见踪迹。

“维克托!”勇利心急如焚的叫喊着。

维克托听见他急切又紧张的声音后,从客厅赶到他身边去,“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这么慌张?”

“我、我的!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勇利急的满眶泪水,“今天早上还在的!但是现在不见了!怎、怎么办?”

“Okok,勇利冷静点,我也来帮忙找找看,不用伤心的。”维克托想起今早的事情,忘了告诉他了…现在让他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了…

“你在床上闭上眼睛等会儿,我给你变个魔术哦。”维克托见勇利闭上眼后,轻手轻脚的把今早收放好的圆圆金金的东西拿出,然后为勇利带上。

“其实我忘记了告诉你,我把它收好了,放心,你没有遗失它。”维克托吻在勇利的额头上,“嗯…不要紧的。”勇利感受着右手刚带上戒指轻微的凉意,带着泪水露出浅浅的微笑。

唯一和维克托紧紧相连的宝物,就在手里,我的手里。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严重虐待单身汪orz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