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利的眼镜

『维勇』之东京喰种AU《吸引》

私设有
维克托视角


——————————


俯视白鸽留意他们的动向是我每日必须要做的事情。

看着他们身穿白色大衣就觉得好笑了,就像告诉所有人知道‘我就是白鸽了,快来攻击我吧! ’一样,这也方便我尾随他们。

提着那银白色的公事箱,像宣示着狩猎成绩似的,想到箱里是用和我身上一样的赫子造成的武器,这感觉真的又可恨又呕心,简直是恶意的嘲讽,我讨厌它。

还有一些自以为是的无能白鸽,在我夜间活动时,还没有看清我的模样就擅自攻击,以为自己有库因克就可以无所畏惧。

真是不自量力。

“等等!是银魅!”在他们接近我时才发觉。

但已经迟了,就在他们一刹那的停滞,我脚底加速至最接近的抓紧肩膊来一个强力的膝撞,撞向墙上昏迷不醒,另一个则是陷入彷徨失措中,我转过身在他后面用手刀击中颈子,放倒在地上,还没用上赫子就已经结束了。

在看到白鸽还没用上的库因克时,我皱起了眉头,把它破坏了,留下两个没有库因克就如普通人无疑的白鸽转身再次踏入黑暗里。

都被他们搞得食欲不振了,真扫兴。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四处留意白鸽的动向,由于昨晚的事,虽然没有杀掉他们,但应该会有所行动。

沿路视察都不太看到有增加人手的迹象。

嗯?发现了和平常看到的白鸽有所不同,一个黑色头发带着眼镜像个书呆子一样,另一个及肩的金色头发一面清秀的,两个的身材都很纤细,看上去完全没有威胁性。

我想他们应该是顶替那两个没用的人。

其他的都已经掌握好情报了,而这两个新来的只有寥寥可数的情报,只有情报贩手上的情报是不够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只有亲眼目睹才会更加清楚。

他俩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青年,穿大衣就像小孩子穿大人衣服一样格格不入,只有金色头发有带着公事箱,而黑色头发却两手空空。

“喂!你去那边问问!”金色头发指向一间咖啡店。

“好的,好的。”黑色头发点了点头慢慢地行去。

“快点!你又发呆了!”金色头发像是嫌弃他慢吞吞的推了一把。

这…跟听到的有点出入,金色头发的才像是高等搜查官,低等的是黑色头发一样,这是低等对高等的应有的态度吗?

像是我听来的情报是假的一样。

胜生勇利,23岁,男,准特等搜查官,体能优秀,擅长使用刀类的库因克,因多次成功击杀/退等级SS或以下的喰种,所以由默默无名的三等一路晋升至准特等,备受CCG重用,要升上特等应该也不难。

尤里·普利赛提,15岁,男,一等搜查官,擅长射击类的库因克,因年纪轻轻成功击杀等级A的喰种,所以荣升一等,现和胜生勇利一组。

真的,到底谁才是准特等?

准特等的尊严呢?飞走了吗?

瞧那黑色头发的胜生勇利被他的下级指手画脚的画面,感觉很微妙。

这微妙难以言喻,像是被小奶猫踩在头上,无奈又似放纵他的无礼一样,不舍得责骂他的表情。

而且他的样貌,呃…像住在旁边的邻家哥哥一样和蔼可亲的脸孔?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虽然不是很特别,但是很容易在心中占有一席的位置。

他这么善良,温柔又平凡的人,真的可以对喰种下杀手吗?

就我眼看这几点,都与准特等的职位不能挂钩。

在太阳快要离开的黄昏时间,他们去了一间专门做猪排饭的店享用那里的招牌——滑蛋炸猪排饭,他们吃的很美味幸福的样子呢,如果我也可以…真想尝一尝。

之后就是喰种活跃的时间了,晚饭结束后,他们开始走进一些暗巷视察。

真醒目呢,多少也会有成果。

这边很近喰场,再这么深入下去会被他们发现的。

算了,也不是太过在意,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我只期望不要有太多食相糟糕的喰种。

而且也不是我管辖的范围,不理了。

在这么想时,微不可察觉的痛苦呻吟,还有快要融入空气中属于血的甜味,都诉说着不远的地方有同类的觅食场。

他们像是心有灵犀互相点点头,一前一后朝荒废的大厦跑去。

反应速度真快。

呵,有几个真不够走运啊,被他们发现正准备开餐,也只有被灭的份吧。

让我作壁上观,看看你们的身手有多强劲。

叫胜生的人把眼镜摘下来,然后梳起了头发,顿时他温柔善良的感觉改变了,变得深沉,就似即将出鞘的刀刃一样,内敛而危险。

他把手往怀里伸去,拿出库因克,他的武器散发出淡淡的蓝,形同明朗的天空,美丽清澈。

在瞬息间已向露出戒备的喰种挥去,果断行动敏捷,已经解决一个,倒在地上抽搐到最后一口气。

剩下的害怕步入后尘而逃离现场,他对一等留下了句话,便独自一人追上。

我当然不会错失目睹准特等身手的大好良机呢。

每追上一个,就是一刀丧命,没有犹豫,毫不拖泥带水,像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冷漠而精准。

在追上最后的,同样在手起刀落间,被赫子挡下来了!但他已在怀里抽出几把小刀型的库因克,飞快的插进喰种最为薄弱的眼珠!在哀号响起间举高被挡下的刀快速挥下收割最后的性命。

压倒性的胜利,漂亮!

看他用手擦了擦被血染红的脸,看向地上的尸体,然后血被手擦化了的脸在他露出苦笑而怜悯表情的瞬间,变得楚楚可怜,和刚才无表情的反差很大!

一个CCG辖下喰种搜查官,还是准特等级别的人,居然会对喰种的尸体露出怜悯的表情!

这…很有意思!要有什么遭遇,才会有这种杀前冷漠杀后怜悯的反应?好想知道更多他的事情!

啪!脚下陈旧的木板断了!

糟了!要被他发现了!

这么想着时,便有把小刀迎面飞来,我把它接在手上,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他看到我时明显的停顿了,但他没有冲上来,只是在原地看着这边。

他的表情看着我时,有点怀念和激动?激动我明白啊,每逢高等搜查官看到我都会这样子,但我不太清楚他为什么会怀念,我很久前有遇过他吗?

我…不记得了…

哦…那个金色头发的尤里来了,此地不而久留,我转过身,举步进入黑暗里。

“银魅!”急切而带有挽留意味的声音。

放心我还会来找你的,不用急。



又是观察白鸽的白日了,想找找看他们有没有出现,但我走过很多地方都不见有引人注目的白色大衣。

在经过一间超市时,有人拿着一大包东西摔倒了,发出很大的声响,看去时,见身穿棕色外套,蓝框眼镜在昨晚身手敏捷的胜生勇利摔得东西四散满地。

这样子跟别人说你是准特等,别人还以为我是傻子。

我忍住笑,去他旁边帮忙捡起,他还一边慌忙捡拾一边说谢谢,当我给他最后一个时,终于可以看清他的模样了。

乌黑亮丽的头发,眼镜后蜜棕色带有湿润的眼眸,有些微干燥的嘴唇,无一不显示着平凡的味道。

但是这样的平凡背后有着怎么样的故事呢?

我很期待。

“你好,我叫维克托,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吗?”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想看看你们的评语
其实我中文刚刚好及格的

而且还有3年没写文了

写的还是不过800字的那种orz
维勇是我处女同人文
不知我表达的清楚吗?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