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利的眼镜

『维勇』之东京喰种AU《吸引》

私设有
勇利视角



——————————




“胜生准特等。”

“是!”

“昨晚有两位同僚在20区遇见银魅,但幸好只有库因克被毁,两人只是昏迷了,并平安的回来。”

“真为两位感到万幸。”

“银魅,SS级喰种,羽赫形赫子,行动极其敏捷,在不动用赫子的情况下都能够击倒准特等或以下的搜查官,虽然没有大量捕食杀人,每逢遇上搜查官都只是击晕将其库因克破坏,便转身离开不再理会,但在他们昏迷途中有近半的都会被附近徘徊的喰种攻击死亡!”

“不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即使不是直接杀死,但其行为已达到需要加强搜寻并将其捕获的程度。由于近几年行踪不定,都不长时间逗留,令到每次搜查无果。”

“这次一定要将他找出来!”

“胜生班,现在出发,去20区搜寻银魅!”

“是!”

银魅……



我原本可以平平凡凡和家人一起度过安逸的生活…

就在15岁那年,还是和普通学生一样愉快的放学回家,期待妈妈亲手做的猪排饭作为晚餐。

但踏入家门那刻,我的心仿佛要停了,早上还和我一起有说有笑的家人——爸爸妈妈姐姐甚至我的小狗,都满身是血躺在地上,了无生气。

我木讷的上前靠近他们,尝试叫醒他们,然后他们跳起来告诉我只是一个恶作剧…但…没有…只是我仅余的一丝期望,他们已经……死了!死了!

属于我的世界崩溃了,散落在我的旁边,我的怀里,我看不清他们最后的样子,被我不受控制的眼泪模糊了,一滴一滴的和我的心一起掉下来,掉在他们身上粉碎了…

以后也只有我自己一人过生活了吗……

泣不成声的我被屋内突然发出的响声吓停下来了,当时没多想,还以为是有盗贼进屋杀人劫财,擦掉眼泪拿起木棍走进电灯闪不停的走廊。

看见有人在庭院背着在做什么,悄悄地上前用木棍哐在他的头上,希望可以打晕他。

但是他还没事的摸摸头,反而是手上的木棍断了!我呆了…有人类可以承受到一个青年用尽全力的一棍吗?那个人转过面来否定了我的疑问——不属人类的眼睛,黑色的眼白,血红色的眼眸,他嘴上手上的是什么?是人的肉,看向草地上不知道是谁的尸体,脸已经没了,身体被拆解数件,血如池水般源源不绝的流下染红了青翠的绿草,所有的一切都和现实有巨大的差距!

他是个喰种!我的心这么说着。还以为喰种不会出现在遵从日常轨道平平稳稳的家庭里,但是我太过天真了,导致现在还不能接受现实。

砰!意识开始慢慢回笼,有什么飞过了旁边?脸上有点痛?摸上去,流血了!旁边的是什么!闪烁着鲜艳的红光,有生命的缓慢蠕动,连接着眼前的怪物身上!

恐惧瞬间遍布全身,被眼前的景像吓得手软脚软,动啊!快点跑啊!我的心不停重复这两句话,但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再一次攻击!

啊…这样也好…可以去找家人团聚了……

闭上眼睛等待生命的终结……

………………

嗯?感觉不到被贯穿的痛不欲生,还是快死了感觉不到痛了?悄悄睁开眼看现在的状况。

…好美……

高挂天空的月亮,柔和的光线洒落在他的身上,令他看似一闪一闪,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不过他确实不是人类,只有喰种特有的眼睛,不同于人类的身体结构,无一不是这么说着。

但是我不能够看见他的面容,因为他带上了面具,像是鸟喙,银色被黑色侵蚀了半边使他看起来特别诱惑,令人想窥探面具下的真容。和面具相配的灰银长发,在风的吹拂下飘扬,仿佛是一匹丝绸,光滑亮丽。

背后露出来的形同翅膀,沉灰银中带有紫红色像无数血管一样流动血液,流动时会清楚看到闪闪的,如同天上的星星,闪耀着。

即使不属于人类,但他真的美得不能移开视线,深深入迷。

他在看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躺在地上喰种,没有了动静。

才意识到是他救了我……

“你…不怕我吗?”带有不安又有期望的声音。

“不,反而很美。”我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这么说的。

“是吗……”一闪即逝的微笑落在我眼中。

但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及时赶到的搜查官打断了,他留下了句“保重”便转身离开了。

但他为什么要救我呢?这个问题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喂!回来了没?”

看面前挥着手的拍档——尤里露出一面受不了我的表情喊着。

“走路就不要发呆啊!每次都怕你撞到柱而拉着你!这多么的麻烦?你知道吗?”他咬牙切齿的转过头。

“我下次会小心点的,谢谢你喔,尤里奥~”看上不情不愿,但心里却很关心别人,就是尤里奥式关心,真好懂~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气急的样子就像炸毛的小猫呢。

“叫尤利奥多帅气啊!也可以分清我俩的名字,不是一举两得吗?”

“……随便随便,什么都好,这次去那区?做什么?”放弃矫正自己的名字认命的问到主题。

“20区,搜寻银魅,调查他是否还在20区。”我把手上的资料递给他看。

“噢!应该也只有傻子喰种会不杀搜查官吧!哈!真幽默!”像是看见巨大的笑话般嘲笑。

“出发吧,也只有见过了才知道是真是假。”



刚结束了最后的性命,甩了甩库因克上的血,收回后,看向地上的尸体,感到遗憾,如果他们没有杀人进食,我也不会这么做……

只能说他们不幸地生为喰种,违抗不了本能的欲望,我也只能执行我的职责猎杀他们,只希望他们下次可以生为人类,不受命运折磨……

啪!什么声音?拿出小刀用力甩去发出声音的地方。

然后看向那个地方,在黑暗中只看见半边的银色鸟喙面具,是他!他真的在20区!但他把长发剪短了…不过也不影响他自身发出的魅力和吸引力,身材被衣服包裹的松紧有致,完美的表现出力与美的结合。

啊!不要走!

“喂,你叫他干嘛?你激动些什么啊?你以前见过他了吗?”尤里奥在我身后突然出声。

我叫出声了吗?啊!好丢脸啊! “没、没啊!我没见过他啊!那里已经有人到达了善后吗?”赶紧转移话题为好!

“当然是到了才赶来的!还有不要转移话题!你的眼已经出卖你了!你撒谎还真的烂到家了!快说!”指着我的鼻子就是连珠发炮,真的很难隐瞒尤里奥呢。

“好啦!我说还不行吗?我的鼻子快被你按扁了!”揉揉被遭到毒手的鼻子。

一定要找日整治他,哼哼。

我将那年的事丝毫不差的诉说着,尤里奥认真的聆听着,时而点头时而露出严肃的表情,我也感到舒爽多了,这事已埋藏心里多年了,而且也找不到合适时间和人倾谈,所以也一直放置到一旁不再多回忆起来。

“所以?你究竟想怎样做?”

“我想问他为什么要救我…”我还是不确定。

“那知道了之后呢?怎么做?”到最后还是逃不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我没想到这么远……”

“如果抱着犹豫不决的心态面对银魅,那你只会陷入职责和感情的漩涡中,那边都做不到完美,甚至会失去所有。你还是放几天假,慢慢梳理好对他的感觉或者是作为搜查官的责任。”他没有责怪我,反而真诚地发自内心的提议。

我也会有被尤里奥说道理担忧的时候,我真的很差劲呢……



今天如同尤里奥所说的休假了。

但不要说是理清,我两边都搓在一起了!分不开啊!

但也是因为他,我才会做喰种搜官…

但在CCG里,让我有些许像家的感觉…

但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那……

但我又怕得到的不是予想的那样…

我究竟要怎么做?

啊啊啊啊!不想了!不想了!

还是出去散散心,买点东西好了。

噢,我好像买的有点多了?高得挡着前面看不到路了…

啊哟!好痛,连同手上的东西都掉满地了!

下次还是不买那么多了,心不在焉的更加不去买了!

呜,我想你了,尤里奥,快点来我旁边骂醒我吧!欲哭无泪的开始捡起来。

咦?是谁在旁边帮忙?他真是个好人呢!

真是很不好意思!快点捡完道谢后,快点回去吧。

终于是最后一个了!抬起头想看看那位帮助我的好人,对上他的眼睛时,差点就要迷失了,好看的水蓝色眼睛在微笑下显得更加明亮,不只是眼睛,连样貌都十分之俊美,和我这种普通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深知世界的不公平,但也要感谢他的帮忙。

灰银色头发?这身高体型?

维克托吗?

但……

“你有什么喜欢的店吗?我、我想答谢你的帮忙,我叫勇利,胜生勇利。”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勇利写的很迷弟(我要怎么办( ・᷄ὢ・᷅ )

评论(2)

热度(25)